捕鱼游戏子类别
    頁面:
    字體:
    對比度:
關閉
今天是:

監控視頻下的“魅影”

   發布日期:2019-07-12 17:51:38   
  • 打印

安裝監控視頻,是時下一項非常普遍的安防措施。特別是一些商店,通常都會安裝多個攝像頭多角度全方位監視室內,必要時可以提供實時查看或者倒查一定時間段的視頻資料。2017年以來,在粵東山區五華縣內多家商鋪和民房中安裝的監控視頻都攝錄到同樣的如幽靈一般的“魅影”,而每每出現這抹“魅影”后,店鋪和民房都會消失一些現金或其他物品。

快餐店的“客人”莫名離開了

陳某花在河東鎮大新街經營一家快餐店,店內平時人來人往。因為開門做生意,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有客人來,所以有時到樓上干點其他家務活,通常店門也敞開著。

2018年11月26日下午,陳某花在二樓晾衣服的時候,突然聽到鄰居在樓下大聲喊“陳老板,來客人了”。陳某花心中一喜,趕緊晾完衣服下樓。可是下樓一看,發現一個人影都沒有。經詢問剛才熱心的鄰居,得知是一個年輕姑娘,剛剛離開快餐店。

正納悶的陳某花聽完鄰居的話立即感覺不妙,打開收銀臺的抽屜檢查,發現錢包里的錢少了400多元,于是懷疑是剛才那個“客人”趁店內一樓無人之機偷了錢。

陳某花立刻回放店里的監控視頻,攝像頭剛好拍下了被盜的全過程。雖然失盜的數目不大,但是陳某花還是報了警,并將視頻資料提交給了前往調查的河東派出所民警。

放在衣柜里的錢包找不著了

水寨鎮壩美村的周大叔所住的房子,是一幢三層鋼筋混泥土民房,平時家中老母親住在一樓。家中有老人,周大叔家白天不怎么鎖門。

2019年1月9日,周大叔下班回到家后,到一樓其中一個房間的衣柜里拿錢包,包里有現金550元。明明是放在衣柜里,可是周大叔找了個遍也沒找到錢包,于是打電話問老婆“有沒有拿衣柜里的錢包”,他老婆說“沒有拿”。

不但錢包沒找到,周大叔還發現原本放在房間桌面上的3包芙蓉王香煙不見了。這時,周大叔馬上意識到家里可能遭賊光顧了。經調取家里的監控視頻回放,畫面中顯示當天下午2時許,有個陌生女子來過他家。

看到這名女子躡手躡腳鬼鬼祟祟的模樣,周大叔斷定自己的錢包和香煙就是此人所盜,于是迅速向公安機關報了警。

圍蔽大賣場的布被剪開了

2019年1月,李老板的服裝大賣場入駐五華奧園廣場,大賣場內賣的是某品牌的羽絨服等應季衣物,生意還不錯。晚上歇業時會用布把賣場圍蔽起來,因為室內外都安裝有監控視頻,同時有保安會不定期巡邏,李老板對于賣場內衣物的安全問題還是蠻放心的。

然而,1月11日這天上午,李老板準備打開賣場準備營業時,赫然發現圍蔽賣場的布被剪開了。經清點,少了幾件羽絨服和幾條褲子,于是趕緊回放前一晚歇業以來的監控視頻資料。當看到當天早上7時許的畫面時,一個年輕女子出現了。只見該女子在自己的大賣場附近轉悠,轉了一會不知用什么工具剪開了布,然后鉆進賣場內,從收銀臺上拿來袋子把3件羽絨服和4條褲子裝走了,后經物價部門核定價值2839元。

看完監控視頻,李老板馬上撥打110報了警。“一看錄像片斷中的那抹“魅影”,我們心里就有譜了。因為盜竊衣物的我們公安局的‘常客’楊某婷。”前往處警的水寨鎮派出所民警說。

頻頻盜竊屢屢被抓不知悔改

監控視頻下的那抹如幽靈般出沒的“魅影”正是楊某婷(女,2002年出生,五華縣河東鎮人),2017年以來,她因為頻頻“第三只手”盜竊他人財物,成了五華縣公安局的“常客”。

2017年9月至2018年8月期間,楊某婷曾經6次參與盜竊被公安機關抓獲,但均因未滿16周歲被處以行政拘留不執行。

2019年1月11日又因涉嫌盜竊被水寨鎮派出所抓獲,且供認多次作案,已滿16周歲的楊某婷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后被檢察院批準逮捕,因為懷孕被取保候審,后其在父親的陪同下到醫院把胎兒打掉。然而在取保候審期間,楊某婷不思悔改,2019年6月參與盜竊被錫坑派出所抓獲,再次被羈押于看守所。

“只要是楊某婷參與的案件,從事主家提取的視頻中,憑一個側影我們就能辨別出是否為楊某婷。”一位多次辦理過關于楊某婷盜竊案的民警介紹。

淚水能否洗刷不光彩的昨天

6月18日,筆者走進看守所采訪了她。眼前的楊某婷外穿印有“華看”字眼的黃馬甲,而里面穿著的衣服,不似她這個年齡段女孩子穿的,一問才知道自被羈押在看守所以來,她的父母沒有送過衣服給她,沒有換洗的衣服,所穿衣物都是同監倉的女性犯罪嫌疑人送給她的。

讓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筆者與她剛交談沒幾句,她眼里的淚水像決了堤似的,哭得稀里嘩啦,這跟被抓后曾在訊問室里故意屎尿“失禁”的她完全像兩個人。

“爸媽可能對我徹底寒心了!”楊某婷抹著眼淚說。原來楊某婷起初參與盜竊被公安機關抓獲后被訊問期間,她的父母作為監護人,接到辦案單位的通知后會有一方準時到場,但漸漸地她的父母就拒絕到場了,辦案單位不得不聘請有關鎮政府司法所等女性工作人員到場。

當筆者問及“為什么要頻頻盜竊他人財物”時,楊某婷回答“為了維持日常生活”。楊某婷說她平時住賓館,已經很久沒有回過家了,也沒有找工作,為了維持日常的吃穿住行等開銷,便出去偷,覺得這樣來錢快。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如今,楊某婷自己都記不清已是第幾次被民警抓獲,雖然屢屢被抓,每次落網后民警都會不厭其煩給予法律教育,但手里沒錢花銷時又會伸出“第三只手”。

“我再也不去偷了,出去之后就找份工作自食其力。”楊某婷哭著說。但愿楊某婷有朝一日重獲自由的時候,能夠自食其力真正回歸社會,用勤勞的雙手書寫人生新的一頁。

分享到:
捕鱼游戏子类别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 500大透预测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时时玩法说明 六台宝典内部资料绝世开奖 湖北快3今日推荐 吉林省快三开奖直播软件 永久性杀肖规律公式 新时时走势图163 爱彩乐湖南快乐十分